【安瑞】冷淡的月光和他.

我先激情吹爆😭😭😭😭晚点给蓝脑丝画插图!!!

蓝本初印:

☆传说中的牛奶组☆
#片段流,轻松向,跳跃式.
#杂食,安迷修x格瑞,不喜勿入.

产给蚊宝 @虚度浮生 的粮。
背景大学实验室,老套的前后辈pa.
蚊式关键词:吃醋,牵小手。
***
【爱情不仅是彼此相爱,更是彼此欣赏。】
同样都是强大又温柔的人,格瑞和安迷修想必可以理解对方吧,希望能把这份带有“欣赏”的爱慕之情表现出来!
(怎么看都是一个纯洁的友谊小故事??!
(是擦边球√
(没写过这对CP,拿捏得不到位( p_q)
请大家包涵并建议!会修改.
———————☆☆☆【正文】☆☆☆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微风习习的午后时光,委实令人心情舒畅。
独占图书楼前的长椅,温柔的阳光仅仅落在脚尖咫尺之外;耳机里传来曼妙的Roter-Mond——古老的韵律,和空气里弥漫的青草清香极为相称:
[Grauer Fels,Moos und Heidekraut,weit entfernt schon der Morgen graut……]
微微阖上眼睛,脸上不禁洋溢起幸福的笑容——好久都没有这么悠闲了啊……
实验室的工作多到爆炸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——既然短期内总归是做不完的,那么偶尔放松一下身心,应当不至于对骑士道有所损失……这是一向严于律己的骑士为自己找的小小借口。
然而下一秒、他的悠闲时光就被严厉地打断了——
轻轻搭在他前额的,是一沓印满字的稿纸,犹带着油墨的味道。
“……唔。”
“你原来在这里偷懒啊,安迷修组长,”青年的嗓音低沉而清越,在弦乐器与风琴的合唱中丝毫不显突兀。
摘下耳机,有些吃力地向后仰着脖子,安迷修讪笑:“抱歉抱歉!我马上就回去补起来……”
“没关系,我只是提醒一下,”那人依旧是不冷不热的;风吹动头顶树枝,平白为他紫色双眸增添一抹温和的阴影。安迷修简直有点看呆了。
“喏,这个。”
格瑞递过来的东西,原来是刚才搭在自己额头上的那沓纸。
“结果已经出来了吗?这么快!”安迷修匆匆地浏览过第一页,随即兴奋地嚷嚷起来。
“今天早上写好的。”
“真是帮了大忙了、格瑞!万分感谢……”
“不必,是我该做的,”安迷修听到轻轻的回应,“……组长也别愣着了,最后一个实验在等你去指导。”
安迷修脸红了,忙不迭地站起来:“我这就去!……”
“对了,这个给你。” “啊、谢谢!”
有点局促地,从格瑞手里接过一盒纯牛奶;安迷修眨巴眨巴眼睛——纸盒子上的小奶牛幼稚可爱,和对方的气场丝毫不搭。
“那我先走一步,”格瑞点头致意。
“嗯。……”

其实——这位学弟也没有那么冷淡嘛!
安迷修心想。

***
“为什么总有人说格瑞冰山呢?”这是大三学生安迷修近来思考的问题之一。
格瑞——大学入学后不久被分到他实验组里的大一学弟。在他看来,是个品学兼优、沉稳可靠的大好青年——虽说是不太爱跟人打交道,有点独来独往,但这都无伤大雅!
“做研究的人,就是要稳得住气,沉得下心——像格瑞那样,”安迷修如是说。
他又说:“所以你们学学人家啊!”
“切,”研究室里唯二的女生凯莉不以为然地将新拆开的棒棒糖塞进嘴里,反坐在椅子上翻了个白眼,“前辈你天天格瑞长格瑞短的,你是不是暗恋他啊?”
“就是,”就连安迷修眼中的“老实孩子”安莉洁也轻轻地附和。
“别瞎说!”安迷修一本正经,“说你们、还不虚心,这样怎么做学问!”
实验室里又响起一片嘘声,放眼过去,只有卡米尔低头做事,心无旁骛——至于安迷修推崇有加的格瑞此时则是到图书馆找资料去了,否则凯莉也不敢开他的玩笑。
“唉……”安迷修一边唉声叹气,一边捡起自己的工作——唔,没有格瑞的话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……仔细端详着手中被整理得一丝不苟的资料,老前辈又感慨万千起来。

如果能更了解他一点、成为朋友就好了啊,安迷修经常这么想。
也许,真的像自己某位“损友”说的那样:老实人会最欣赏老实人——而与动辄跟自己火星撞地球的这位相比,格瑞也许是跟自己相近的那类人吧……
总是被“小朋友们”抱怨说“太啰嗦了”、“热情过头”的安迷修,其实具有独行侠的作风——这是鲜为人知的。
就连雷狮也拿这个取笑他——“热情的骑士先生,有个孤独的灵魂呢。”安迷修也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确不是什么合群的人。总是卖力地对人家表示友好,结果总是被嫌弃……对于并不是真的爱好寂寞的安迷修而言,平静地自己做着事情的格瑞——这种王者般的从容,是值得钦佩和羡慕的。

***
那是这届大一刚入学的时候。
“你看这个,”雷狮把手机递给安迷修看,一边意味不明地笑着。
“干嘛,”安迷修皱着眉头接过恶友的手机,入眼的是花花绿绿的论坛标题。
“你这几天看论坛没?”
“哇——雷狮,想不到你会逛女孩子们才会看的大学论坛!好gay哦!”
雷狮冲他优雅地比了个中指,挑眉道:“你自己乱加设定你自个儿gay去吧,大爷不会陪你的……你他妈连重点都找不到吗?”
接着,雷狮“好心好意”地指出屏幕上的“重点”来。
“恭喜你,安迷修,”他说,“第三年获得‘恶心帅’头衔。”
——【超高校级的恶心帅——大三学长安迷修】
“欸,妹子把我照得挺帅的,真好,”翻看帖子里的相片,安迷修不但没有垂头丧气反而觉得美滋滋;雷狮对他阳光灿烂的笑脸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“发这个帖子的也可能是基佬或者死宅。”
“可是人家叫‘星月魔女’哇。”
“……”雷狮摆出一张“虚拟的网络世界总是惊喜无限”的嘲讽脸。
随后总免不了补刀:“别臭美了,即便有妹子偷拍你、也不意味有妹子喜欢你——这个世界对‘恶心帅’还真是残酷啊,啧啧……”
“闭嘴吧恶dang,”安迷修瞪着据说过着现充生活的校草恶友。
“省省吧骑士,”雷狮也不友好地瞅着他,“就凭你这种中央空调直男骑士道属性,别说女朋友,本大爷看你连男朋友都交不到。”

***
第一次知道格瑞,就是在学校论坛。
在和雷狮约了第N次架以后,安迷修一瘸一拐地回到宿舍里,上了刚才看过的页面。
【No.1——☆凹大校草☆电学系男神雷狮真爱楼☆高清美颜图集】
【No.2——新大一军训女神TOP10盘点】
【No.3——大一冰山小帅哥,气场高冷堪称白月光#有图】
【No.4——超高校级的恶心帅!!☆☆☆大三学长安迷修☆☆☆】……
这就是他们俩头一次站到一起。
……
“喔……”安迷修看了一眼手上的名单,又看了眼前来实验室报道的学弟,极其爽朗地微笑,“你就是格瑞啊,请多指教!”
这当然算是“缘分”,安迷修想。
虽说,不问世事的格瑞并不知道自己曾登上学校论坛首页的事迹。
“请多指教,”他欠欠身,彬彬有礼。一双清澈却幽深的眼瞳,好像对什么都很淡漠,与他那总是微抿的薄唇一同,给安迷修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***
若要问安迷修、他认为整个实验室谁最可靠,毫无疑问就是格瑞——若还要问安迷修、他认为还有谁的才能可以与格瑞媲美,那就是卡米尔了。
虽然安迷修也不愿承认,这位“老实诚恳”的聪敏少年正是他某位冤家对头的堂弟。
“这个PPT做得超赞啊!卡米尔!”安迷修衷心地夸奖道。
“嗯,”卡米尔扯了扯自己的围巾,闷闷地,倒也没有谦虚,“毕竟后半部分是大哥帮忙做的。”
“……”安迷修觉得这个话不好接。
不过卡米尔自己提起别的事来:“组长,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“哦哦、请讲!假如我力所能及……”
“大一结业的课题论文,”卡米尔缓缓地说,“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证明第十三定律的方法,指导老师最近出差,所以……”
“第十三定律?”一旁的凯莉有点吃惊地回过头来,“你已经证明到这儿了吗?”
“是的,可是就算做了几十次实验,也还是找不到证明它的合理办法。”
“不过卡米尔同学真的好厉害啊,”安莉洁轻轻地赞叹;卡米尔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按了按帽檐,重新将目光投向安迷修。
真是让人难以拒绝啊……安迷修笑着,挠了挠自己呆毛乱翘的脑袋——实际上他本来就很少拒绝别人。
“行,明天我先去图书馆准备一下资料,你后天来找我吧。”

***
当安迷修注意到不知何时坐到邻座的人时,他愣了一下,随即兴高采烈起来——
“嗨,格瑞!”他小声打着招呼,并像个傻子似地冲对方摇手。
“……”格瑞抬起头看他一眼,眼底溜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,给安迷修一种有关“温柔”的错觉。
“组长,你今天怎么来了,”格瑞不知有意无意地问——他的口吻依旧平淡,亦不太像是和朋友或学长讲话的语气;手中书籍甚至又翻了一页过去,也许他根本不会注意对方回不回答。
“我来查资料,”安迷修老老实实地回答,嘴角还带着耿直的微笑,“卡米尔让我帮他做个课题。”
格瑞翻书的手顿了顿:“他怎么不自己做?”
“啊?”安迷修一头雾水,“嗯……课题十三确实挺难的,我大一时也为这个头痛好久,再说了我是我们实验室的组长嘛,前辈帮助后辈不是天经地义吗。”
“课题十三我已经做完了,”格瑞飞快地说。
“什么?好厉害!”安迷修瞪大眼睛看着学弟——带着点崇拜。
格瑞又说:“可我没找你帮忙。”
安迷修愣住了,缓缓把视线移回自己的资料上,半晌,踌躇地说:“不好意思哇……其实你有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的。”
“是么,”格瑞轻描淡写地,“你没必要道歉,我只是随口一说。”
“这样啊……”阅览室重新回归到各自的沉默中,空气中漂浮着一种尴尬而微妙的情绪,安迷修头一次意识到自己并不擅长使用脑子——气氛是难以解释的。

如果能更了解他一些、成为朋友就好了啊……话是这么说。
可这个人还真是近在咫尺的白月光——看得见,摸不着。

***
有个小项目搞砸了,实验室里一团糟。
所幸不是什么大问题——不过也够负责的几个人忙一阵了。
低气压在一排荧光闪烁的电脑前盘旋。

实验室的另一头,卡米尔的课题倒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“这样……”
“对,”安迷修点点头,“接着按照这个模式,套用七与十一定理。”
“原来如此。”
“我去那边看看噢……格瑞,你的任务做好了吗?”
“没有,”轻轻的吸气声,似乎多少地感到了棘手——看来是低估这个小毛病了啊……安迷修担忧地盯着格瑞的电脑屏幕,低下眼睛、就可以看到那双修长白皙的手在键盘上灵巧地工作着。
“各位需不需要我来帮忙呢?”
“不要。”
安迷修彻底愣住了,格瑞的口吻听起来确实不太客气。
“咳咳……暂时不需要什么帮助,我自己也可以,”似乎是意识到表达不妥,格瑞又缓缓地讲了一遍。
“嗯。”
“你去帮他吧,”格瑞说。
“……卡米尔吗?”
“至少我这里还没有到多么头疼的地步。”
又是拐着弯的话呐,安迷修想,还真的像是凯莉背地里评价的:别扭。

叹了口气、安迷修走开了,忍了半天“看戏”的凯莉也终于发话了:
女孩把椅子转过来,叼着糖,笑嘻嘻的,眼里有些促狭;然后把棒棒糖拿到手里、开口道:“格瑞,组长大人只教别人不教你,你该不会是吃醋吧。”
星月魔女总是语出惊人。
“吃你的糖,凯莉,”格瑞面无表情,键盘上的手指更加迅速地敲打起来,仿佛借此压抑着某种情绪一般。

***
成熟的人,隐秘的心思,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打发过去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。格瑞也还是一脸平静地来去。

“格瑞,”他说,“有什么烦恼的话提出来,我们一起解决吧!……”
对方沉默地瞅着他。
“格瑞你……”安迷修憋红了一把老脸,嗫嚅地说出来,“是我重视的搭档……学业上、性格上……呃,在下一直认为我们是意气相投的……请不要疏远我吧。”
疏远么……安迷修忐忑地思索,到底该不该用这个词呢。
“安迷修组长,我知道你的心情,也许我们本来就不是适合交朋友的人,”安迷修觉得,这位学弟的态度似乎比自己果断多了。
“嗯……可是如果在下真的有什么不合理的作为,还是请指教给我、让我改正吧!”安迷修有些紧张、不禁絮絮叨叨起来——幸好此刻倾诉的对象不是暴雷,而是月光。
格瑞静静地听他讲完,叹了口气。
“是学长你太呆了……闲话少说,告辞。”
他真的侧身出去,门“嘭”地发出响声。
安迷修还没回过神来:这是怎么回事?太呆了?……格瑞原来也是有脾气的人啊……等等,他为什么要生气?还是没有告诉我呢……
要不然,下次买箱牛奶犒劳犒劳他吧!

***
聪明人的情愫,总归渐渐了然。

***
九牛二虎之力,这个项目终于尘埃落定了。
深夜“加班”的二人,作为这个实验室当之无愧的核心、才能匹配的搭档,此刻正携手攻克着最后的任务。
窗外的上弦月,光色冷冷的,透过玻璃落进实验室、与led灯交织在了一起,却也无法冷却青年绷紧的神经。
“嘭!”资料摔在地上的声音;紧随着重物撞到膝盖的闷响。
“嘶……”
“啊……对不起!”
“没事儿。”
“你还好么?……”
格瑞轻轻地吐息着,无奈一般,“我身边怎么尽是些毛毛躁躁的家伙……”
可是,随即二人却相视而笑起来——准确来说,格瑞只是微微挑起嘴角,显出了柔和一些的神情;可安迷修却从中感到极其宝贵的鼓励一般,不由地心生愉悦了。
冷冷的月光,透出了一丝暖意。

***
新近成为“知己”的二人,并肩坐在了图书馆的长椅上小憩,喝着同一个品牌的纯牛奶,共享着初冬的午后阳光、还有耳机。
[Taste the trasure and sing the tunes.
Under a violet moon.]
……话说回来,与其白白地说是“月光”,果然还是“紫罗兰色”的月光最妥帖呢。望着格瑞的眼睛,安迷修这么想到。
而此刻的他,也确乎沐浴在这月光当中了。

【END】
***
参考歌词
【ROTER-MOND.】
♪[Grauer Fels,Moos und Heidekraut,weit entfernt schon der Morgen graut……]
深灰色磐石,青苔与欧石楠,
远处天际渐显曙光。

【UNDER A VIOLET MOON.】
♪[Taste the trasure and sing the tunes.
Under a violet moon.]
挥霍珠宝,吟咏歌谣,
在这紫罗兰色的月光之下。
***
文末总结:
是难以揣摩的西皮!!呼呼
失去知觉中。……

如果可以当然想要增添一点内容让它更圆润一些……原本也没想到会写好几千字哇。
*什么?牵小手的任务没达成?都听一个耳机了!!算是超额完成好吗[ntm

评论(5)
热度(218)
© 虚度浮生 | Powered by LOFTER